爬哪挖哪,圈地自萌
佛系写手,填坑随缘

  【言白】迟日(3)



  白起的回答太过潇洒无谓,好似生命这件事情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以至于让李泽言直接愣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李泽言才再次开口:“白警官还真是无私,那就请白警官不要忘记自己所说的话。”
  
  李泽言的语气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平淡,白起听到他这句话后也不悦了起来。李泽言说的没错,可是在他的耳里,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刺耳。他白起所答应的事情,怎么会出尔反尔?于是他直接反驳回去:“我说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但请李总也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白起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真想跟李泽言面对面的、堂堂正正地打一架,好告诉他什么叫做真正的军人之姿。
  
  要不是现在的情况特殊,他分身乏术,没有办法照顾好学妹,他怎么可能放下身段去拜托李泽言帮忙。承人情这东西,他白起向来是不愿也不屑过多的麻烦别人。
  
  悠然在旁边非常的担忧,她的视线在李泽言身上来回打转。即使隔着空间和信号塔,她都能感觉到两人之间那强烈的火药味。
  
  听着她家上司一如既往的严肃认真的语气,以及口中所说的内容,让她产生出了一种自家学长把自己给卖了的错觉。
  
  就在悠然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候,李泽言把手机塞给了她,并示意她接电话。
  
  悠然看了眼并未挂断的手机,连忙放到耳朵旁,冲着电话喊了声学长。也不知道白起说了些什么,制作人一直嗯嗯啊啊的应着。
  
  李泽言没有继续去看制作人,也没有留在原地去听他们接下来的交谈,直接拉开办公室隔间的门,走了进去。
  
  电脑上全是今天那场异变怪物的消息,是一些新闻媒体,以及幸免于难的路人发出来的。有些图片虽然模糊,却并不影响观看,看到那几张被放大的怪物的图片,李泽言没来由的一阵恶心,快速的拉了下去。底下还有很多评论说什么丧尸末世之类的,他也只是大致地扫了一眼。
  
  关掉整个页面的内容,白起之前嘱托的一些事项不停的回响在他的耳边。以至于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白起的声音。
  
  李泽言拿起内线电话,想要拨打助理室的电话,让自己的得意助手去准备白起所说的那些东西,又想起外面已经乱作一团,正是人心惶惶不安的时候,就只好作罢。
  
  想到这里,李泽言轻笑一声,他好像没有资格去说白起。
  
  因为如果是他的话,他大概会选择跟白起同样的做法。
  
  他突然有点羡慕起制作人来了。
  
  嘱托好学妹,白起总算是挂了电话,看了眼还有一多半的电量,他这才把手机收回了衣兜。向着队友的方向走了过去。
  
  “听着,这群怪物极有可能就是丧尸。至于引发的病毒,暂且需要有专门的机构或人员来确定。”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白起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许墨—这个传说中的天才教授,并一直致力于生命科学的研究。
  
  如果这真的是丧尸,想必依自己对许墨的了解,让许墨来调查确定这群怪物的来源,应该会快很多。不过…政府那边应该也已经开始了吧。
  
  “这群怪物的攻击方式以及形成原因你们也看到了,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抗方法之前,我们只能硬拼。不过这样的伤亡太过惨重了。”
  
  听完白起所说的,四位队友们皆是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就接受了白起的说法。
  
  “那如果真是丧尸的话,那…就意味着末世已经来临了。”
  
  “对,我们需要对抗的不止是这一群丧尸,还有末世所带来的各种影响。所以,我才需要确定。”
  
  说完,白起催动了体内风的力量。随着他的想法,阵阵的微风在屋里流转,拂面而来。吹散了一室的闷热,也吹散了他们内心深处烦躁的不安。
  
  “你们感受到了吗?”
  
  “这是风?”
  
  四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率先出声。
  
  白起闻言点了下头,又继续说道:“这大概便是那些末世小说里描写的异能了吧。也幸亏有它,我才能继续站在这里跟你们说话。”
  
  听到白起这一番话,其中有个和白起年岁不相上下的队友急忙出口:“白队你之前让我们离开就是因为感受到体内力量的觉醒?”
  
  白起再次点头,有些颇为庆幸地说:“如果不是觉醒的及时,我们怕是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之前的激战,几人全都没忘。他们何时见过这么多的可以称之为对手的怪物。对敌军甚至是犯罪分子的那一套作战方术根本不适合这种毫无自主意识,只知道不停攻击怪物。
  
  体力、精神力、忍耐力,全都在时间的消逝中渐渐耗尽。即使是经过各种苛刻残酷环境训练的他们,也有些吃不消。而且战线拉的越长,越是艰苦。
  
  “外面的丧尸还未清理完,我们也需要物资的补给,仅凭我们几人的力量是无法与整个恋与市的丧尸群抗衡。”
  
  “所以我们需要尽快地跟大部队汇合,而且未受伤的民众们也需要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你们要不要跟我走?这选择权全在你们手上。有可能就连我也没有办法护你们周全。出了这门,就再无回头路。如果你们不愿意,可以先呆在这里。”
  
  白起一席话说完,便感受到了身边四人气息的变化。受到的这么多年的军校教育,作为一个军人最基本的职责,他本不应该说出这种话。可眼下,和以往并不同,他不能拿别人的命去赌。
  
  那四人在他面前在他面前站的端端正正,就像是奔赴战场的死士。那位年长的队友再次开口:
  
  “这有什么好怕的,一起出生入死了这么多次,是生是死,早已经没那么重要。”
  
  身为和他们一样的军人,并且在鬼门关爬过很多次的白起,当然知道他们心中所想。
  
  或许早在他们决定走上这一条道路的时候,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以一种赴死的态度直面人生。
  
  自己所选的道路,怨不得别人。这是白起从小到大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
  
  告诉他这句话的那个人,早已经不在了。可唯独这句话,清清楚楚地烙在了他的心上。
  
  白起的责任和信仰,就是为了守护而存在。这是他早就明白的事实。
  
  出了那间屋子,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丧尸,或许是因为市中心的丧尸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也或许是因为余下的丧尸群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白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跑车,机动性能各方面都很好。不过在真正开的时候,白起才觉得一点都不如他的小黑。
  
  没有他骑着小黑那样潇洒自如,也没有小黑给他那种与时间赛跑夺命的刺激感。看来,他只适合骑车,不适合开车。
  
  等白起到达许墨研究所的时候,许墨已经在等候多时,像是笃定他会来一样。
  
  身穿白大褂的许墨气定神闲,一点也看不出被外面发生的事件所影响的样子。给白起的感觉像是不把外面的那千千万万的人命放在眼里一样。
  
  看着白起冷着张脸,心情极为不爽的样子,许墨也从白起的表情上猜出来了。引着白起走到自己的休息室,许墨这才开口:“白警官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不关心外面的那些事件吗?”
  
  白起刚想开口问许墨他是怎么知道的,就被许墨给制止了。
  
  “白警官也不是第一次认识我,我确实是不关心外面那些人的死活。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没有。”
  
  “既然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要去关心?哎,白警官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毕竟我不是你,没有所谓地使命感。我在乎的只有我的研究。”
  
  白起收回了自己不善的目光,冷冷地开口:“终有一天,你会收回你说出的这句话。”
  
  许墨依旧带着那副微笑的假面,叹了口气:“或许吧,毕竟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
  
  “说起来,你找我不是为了探讨这件事情吧。”许墨肯定的说。
  
  “让我猜猜,是外面那群吃人的怪物。”许墨上下打量了白起一下,又继续说道:“白警官不愧是个时刻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好警察。”
  
  一天之内听到两次这么酸的话,白起本就忍耐到极限地白起彻底忍耐不下去了。
  
  “废话少说,我需要确定这群怪物是不是由病毒引起的丧尸。”
  
  “丧尸啊。”许墨呢喃一声,像是陷入了某种不知名的回忆里。
  
  “以前看这一类的电影总觉得很虚假,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样的场景竟然能重现在现实中。”说完,许墨竟有点感叹。
  
  看到这个样子的许墨,白起不得不接了一句:“可是它现在已经原原本本地出现了,并且制造了大面积的恐慌和伤亡。”
  
  “既然是末世的来临,伤亡是无法避免的。毕竟在《圣经》中,末日则被称为是最后审判日,代表着神之国的降临。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毁灭,归于尘土,只要挨过了末世的黑暗,等到黎明,所有的一切都会新生。”
  
  许墨刚说完,白起就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个冷冷地眼神。
  
  “我从不信教,我只相信我自己。就算真的有神之国的降临,又与我何干?能不能渡过这次的危机,还要两说。我不知道你一个科学家怎么也会信这种东西?”
  
  听到白起这么说,许墨轻笑了一下,用手指轻轻敲了下桌面。
  
  “我也不信。只不过是觉得这个想法很美好。不是吗?黑暗的尽头就是黎明。”
  
  “无论现在那些怪物是不是真的丧尸,或者是那群怪物能不能完全消灭掉。有个希望,总归是好的。”
  
  白起定定地看着许墨,不停地告诫自己,这个时候,他不能与许墨为敌。
  
  许墨说的很对,黎明总会到来。
  
  只是这一天有多远,谁都不能确定。





评论
热度(20)
© 透明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