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哪挖哪,圈地自萌
佛系写手,填坑随缘

  【言白】迟日(2)

不仅极度ooc,而且还特别渣_(:_」∠)_
所有的bg向绝对是错觉,继续慢热……

——————

  白起还是高看了自己,他撑着自己的身躯,强迫着自己走到剩余的队友们所在的位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一个踉跄向前倒去。
  
  因他第一次不甚熟练的异能使用,对体力和精神力的消耗也是不可想象的。
  
  好在那四个队友看他走过来,从暂时躲避的那间屋子里出来迎接。及时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避免了他那张完美的脸蛋着地的悲剧。
  
  看白起倒下的那一刻,那四人脸上划过了一丝慌乱,但很快镇定了下来。看了眼空寂的街道,他们又退回了之前等待的那间屋子里稍作休息。
  
  外面,现在乱成了何种情况,在市中心忙着镇压怪物的他们心里再也清楚不过。除了市中心,还有其他人群密集的公共地方,都有这种怪物的身影出没。
  
  对于那种怪物,即使经历过种种残酷训练的他们,也一时难以接受。毫无自主意识,却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活人并发起攻击,不管是耐力还是抗打击力,都比普通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更重要的一点,他们是亲眼见证了刚刚还惊叫恐惧着的人,被那怪物划破身体的某一处,直接成为了那群怪物中的一员……
  
  这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看到网上以及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消息,报道了市区很多人口密集处出现了类似于怪物的东西,悠然正在华锐集团向李泽言汇报着消息。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她突然有一瞬间的慌神,不知道第一时间该干什么。
  
  直到她听到李泽言对他们旗下所有公司紧急召开电话会议,安抚着所有员工的情绪,让他们暂且安心的呆在各自办公室,封死公司大门,等待政府部门的最新通知等对紧急事态的处理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慌忙地给安娜打了个电话,嘱托着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
  
  直到做完这一切,她回头看着李泽言面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悠然这才想到了被她忽视的彻底的学长。
  
  白起直到现在也没有给她打电话,翻看着手机的各种头条,全都是不知名的怪物袭击人,甚至越来越多的怪物出现,出动各方警力都镇压不及。悠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些头条,她突然产生了后怕……身为特警的白起,自然是首当其冲的要直面那些怪物…
  
  悠然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她潜意识里相信白起吉人自有天相,以白起出众的能力,不需要自己担心。但看到那些消息,她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担心。
  
  无论她拨打了多少次电话,收到的全是对方已关机的提醒,这使她更加的恐慌。
  
  她明知道白起在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是不会开机甚至带手机的,可她还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拨着。期望在某一个瞬间,白起能开机接到她的电话。
  
  李泽言刚思考完目前所接收到的各种消息,就看到制作人焦急不停,不断拨打电话的动作,便直接出声询问:“你在干什么?”
  
  “学长他……”被打断的悠然连忙脱口而出。像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一样,说出这句话的她竟然找回了自己的冷静。“他电话一直打不通。”
  
  李泽言明显的看到了抬起头对着他说这句话的制作人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和话里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担心。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心里一阵烦躁,连他也不知道这种烦躁是因何而起。
  
  是因为制作人担心她口中心心念念的学长吗?李泽言直接否决了这个答案,他才没有这么小气,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失去了自控力,从而泄露了自己的情绪。
  
  想了想,李泽言才不冷不淡的回答:“出任务不接电话不很正常?”
  
  “可是…”
  
  已经有几分冷静下来的悠然早就明白了这一点,但对白起的担心却还是难以掩饰,哪怕只是听到对方的声音也行。只要确定他一切平安,也好过现在的干着急。
  
  她没办法跟李泽言解释太多,她越想越恐慌,急忙向外跑去。
  
  她满脑子都是,如果白起真的出事了,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谁记得他?他的队友或许会记得,可镇压这种不知名的怪物的特警们死伤无数,甚至也有很多变成了这怪物的一员。也或许在这次的事件结束后,英雄纪念碑上会刻着白起连同所有和他一样的战友的名字。可这都不是作为把他视为亲人的自己所看到的。
  
  悠然还没跑两步,就被李泽言拉住了,悠然回头不解地看向李泽言。
  
  李泽言像是很嫌弃的甩下了悠然的胳膊,毫不客气地开口: “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你这样出去简直是送死。”
  
  悠然头顿时埋的低低的,李泽言的话,简直句句戳到了她的致命点。
  
  李泽言看制作人听进去了自己的话,继续分析道:
  
  “如果你真的担心你的好学长,这个时候能做的就是等他的消息,而不是贸然出去给他添乱。”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真是够白痴的。”
  
  听着李泽言这一句句虽然毒舌,却很现实的话语,悠然的大脑这才彻底冷静了下来。将手机塞回了衣兜,祈祷着白起一切安好。
  
  白起清醒的时候,他和其他四位队友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好几个小时了。察觉到他的动作的那一刻,四个人全部围了过来嘘寒问暖。
  
  白起坐了起来,全身的酸痛感无一不显示了他刚才进行了怎样的激战。比起他之前为了击杀凶手,潜伏二十多个小时不闭眼还要累。 除了刚开始进入警校那会,他何曾体会到这种体力耗尽,精神力也消耗了不少的感觉。
  
  “外面怎么样了?”白起问。
  
  他体力耗尽昏迷过去的前一刻,那些类似于丧尸的队伍都已经被他消灭掉了吧?白起有点不确定。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情况不容乐观。”
  
  “总部现在派出了所有警力去镇压,可效果却微乎其微。”
  
  “现在怕是整个恋语市都要沦陷了……”
  
  “可以很确定的一点是,在处在室外的人更容易遭受到攻击,或是变成这种怪物。”
  
  听到队友们的所说,白起更加确定了。没想到他曾在电影中见到的丧尸,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甚至他还与之战斗了。
  
  其实他早就清楚,这样的异常,这样突然爆发的病毒。还有他体内感受到风的气息,无一不显示着这是末世来临的预兆。
  
  “你们有联系过总部吗?”
  
  白起终于想起了被他所忽略掉的事情。
  
  闻言,仅剩的四个队友们齐齐摇头。
  
  在这人人自危且自顾不暇的时刻,面对着难以消除,甚至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的丧尸和人员伤亡,恐怕就连政府也要…
  
  那如果不被国家不被政府所需要,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看了眼一直等待着自己动作的四位队友,白起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大概是他太过杞人忧天了。
  
  并且,他还有一件迫切的事情需要确定。
  
  白起拿出自己的手机,开机。
  
  他还没来得及拨打学妹的号码,就蹦出了好多提示未接来电的短信。也幸亏目前所有电力系统、通讯系统还在正常运行,不然…
  
  白起冲其他四人做了个手势,便拿起手机踱到另一边。
  
  刚刚接通,便听到悠然着急不掩担心的声音,叽哩咕噜一大串,让他不得不先打断。
  
  “你在哪?”
  
  被白起打算的悠然反应不及,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白起的意思,连忙应声道: “我…我在华锐汇报工作。”
  
  听闻小学妹回答的这一句,白起暗地里啧了一声,继而肯定的说:“李泽言在你旁边对吧?”
  
  不明白学长突然提起李泽言的悠然看了眼身边的一直冷着脸的总裁,继续对着手机说道:“嗯,对,李总在我旁边。”
  
  听到制作人提起自己,李泽言挑了下眉,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制作人的手机看。
  
  也不知道是李泽言的视线太过热烈了,还是白起的口气太过严肃,悠然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对着李泽言磕磕绊绊地开口:“总裁,学…学长让你接下电话。”
  
  说完便赶紧把手机举至李泽言眼前。
  
  李泽言顺手接过制作人粉嫩外壳的手机,放到耳边喂了一声。
  
  “李泽言?”
  
  “是我。”
  
  与白起清淡的声音不同,李泽言的声音低沉,却也足够的优雅,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仿若情人间的细语。
  
  白起是没有存在任何不该有的多余想法,自顾自的说起了这场爆发的大规模异象,拜托他照顾好自己的学妹,顺便提醒了他几句准备些日常所需要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有些事情,白起没有办法明说,毕竟这些都是毫无科学根据的,并且,是不是病毒引起的丧尸还要两说。
  
  李泽言没有意外白起托他照顾制作人这件事情,但本着商人的利益,这个节骨眼上,他还不忘为自己谋取利益。
  
  “那…你准备怎么偿还?”
  
  准备怎么偿还?
  
  听到李泽言这一句,白起愣住了。他的那点钱财,李泽言是绝对看不上的。再说,在这连性命都随时能丢掉的节骨眼上,要钱财有什么用。
  
  李泽言不催,白起也不急。倒是制作人听到李泽言的话后,一脸戒备地看着李泽言,生怕李泽言说出对她学长不利的话来。
  
  白起认真想了想,这才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说这句话的时候,白起有种说不出的豁达。反正他孑然一身,除了信仰,剩下的就只有这一身肝胆。
  
  用他自己的危险来换小学妹的安稳无忧,倒也划算。





评论(4)
热度(19)
© 透明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