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哪挖哪,圈地自萌
佛系写手,填坑随缘

  【言白】迟日(1)


  
  之前的点梗,被耽误了这么久,末世背景,大概中篇吧?
  
  关于超能力,为了符合末世背景私设了一点。
  
  ooc有,其他私设有,逻辑没有,文笔没有。
  
  少量许洛,其他沿用恋与设定。试水,慢热,以及十有八九会坑_(:_」∠)_
  
  关于题目,作为一个起名废,想到这么一个文名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含义的话,大家都懂(。・ω・。)

———————
  
  正文:
  
  1
  
  天,灰蒙蒙的一片,像是被人刻意蒙上了层黑纱,就连往常明亮的路灯,也显得昏暗不已,这种天气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黑暗、恐惧、压抑、这些负面的情绪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彷佛下一秒就会死去。
  
  黑夜,还未降临在恋语市,却比真正的黑夜降临更为可怕。
  
  以往这个时候,正是太阳接近地平线,晚霞映满整个天边。而现在,整个恋语市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没有华灯初上的繁闹,没有熙攘鼎沸的人群,没有车水马龙的街道,整个城市空旷的仿若一座死城。不对,现在的恋语市根本就是一座死城,整个城市空寂的可怕。
  
  站在最高点的白起俯瞰着这座空寂的死城,好像什么都没有映入他的眼中,又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映在了他的眼中。
  
  一个星期前,这座城市还是和平时一样繁闹,有着现代化大都市应有的气息。
  
  他还记得金融街川流不息的车辆,绿盈广场络绎不绝的人群,西月街那一片鳞次栉比的商业圈,还有十梓巷那家他最爱的姚记汤包。
  
  只不过…这些景象,现在大概只能在梦里见到吧……
  
  那天的景象至今还清晰地浮现在白起眼前。天地间突发异变,彷佛是末日来临的预兆。往常热闹的市中心、火车站、地铁站等人流密集的区域,像是同时约好一样,爆发了大规模的人体病变及感染事件。
  
  收到镇压命令的那一刻,白起居然还想到了金融街的小学妹,不知道小学妹有没有危险?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保护好她?
  
  跟队友们来到事发地点的时候,情况已经愈演愈烈了。恐慌席卷了整个恋语市,很多人来不及逃走,都被卷入,变成了其中之一。异变的队伍越变越壮观,人群无法疏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与人的互相残杀,甚至变成人所厌恶的怪物。
  
  尖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饶是和死神擦肩过很多次的白起也被眼前的景象震到。这景象,像极了他曾在电影中看到的丧尸。
  
  白起的心瞬时跌到了谷底,对上这一群无自主意识,类似于丧尸的东西,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白起按着腰部枪套的手紧了紧,下一秒,白起便拔起了枪握在手中。
  
  那成群结队的异变人群,本是极缓的前进,在嗅到活人的气息时,行动变的迅速起来。而白起和他的队友们,便被四面八方涌过来的丧尸团团围住。
  
  眼看异变的队伍越来越近,白起的眼神愈发的坚定。耳边还回想着出发前一刻接到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镇压。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枪,随着砰的一声枪响,陆续的枪声不断响起,明明位置和准头没有任何偏离,可结果…
  
  子弹,对整个类似于丧尸潮的怪物来说,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丧尸潮还是不断地前进着,即使有很小的一部分被消灭,但大部分还是依然前进,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与毫无意识的丧尸搏斗,无异于…
  
  白起的眼神暗了一下,明知道这次比以往的任务更加严峻,他身为一个军人不该存在这种情绪,甚至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
  
  可看了眼紧贴着自己的队友,还有耳边那继续此起彼伏的枪声,白起还是莫名一阵心慌。
  
  就如同,那个时候一样…
  
  白起狠狠地咬了下唇,收回自己这莫须有的情绪。再次看向面前的丧尸潮,眼里满是狠戾和决绝。
  
  随着丧尸潮一步步逼近,白起按动了扳机。这种装子弹上膛扣动扳机的频繁动作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眼前的丧尸潮还是有增不减。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身边一个人接着一个人的倒下,白起眼前的世界被染成了红色。那些曾跟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或力竭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或被丧尸撕裂啃噬。
  
  他来不及有多余的情绪,眼前的丧尸潮还没有散去,仅剩的几个人也被逼在一个狭仄的街道里。
  
  直到滚烫的血液喷洒在他的脸上,又一位队友为了掩护他而被丧尸撕裂,白起才真正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与愤怒。
  
  他不敢去看脚下队友们的尸体,他怕他忍不住会生出愧疚感…
  
  哪怕那种情绪早在军校的时候就被磨没了,却依然无法抵挡这种脆弱情感的侵袭。
  
  如果…如果和队友们一起倒下,是不是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可是一想到队友们的惨烈的死状,还有那些他一直以来保护的民众,之前脸上还洋溢着笑脸的少男少女,懵懂稚嫩的孩童,无一例外都变成了这看似毫无弱点的怪物,他就没有倒下的理由。
  
  他的理念,他的信仰,不就是为了保护吗?
  
  白起感觉到了体内翻涌不停的力量,像是阳春三月的微风一样,暖暖的包裹着他,又仿若七八月的台风过境,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狠狠撕裂着周围的一切。
  
  或许…这就是他少时偶尔看过的那一两本末世小说里描述的异能。白起有些不确定的想。
  
  不过眼下没有让白起多余考虑的时间,剩余的丧尸远比他们这三五个人要多得多。
  
  “白队。”
  
  旁边的一位队友颤抖出声,眼里是再也掩饰不住的恐惧与震撼。丧尸潮带来的恐惧远比末日来临的恐慌还要严重。
  
  白起没有说话,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逼近的丧尸潮,手却按在了那位队友的肩上。
  
  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却还是起到了安慰人心的力量。那位队友眼里的恐惧慢慢散去,看着一步步走向前的白起,眼神更加坚定。
  
  白起注视着前方,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退后,越远越好。”
  
  “白队?”
  
  那四人闻言,皆诧异地看向白起,不明白白起所说为何。
  
  “听我的命令。”白起淡淡地出口,顿了一下,又说道:“这怪物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我们不能死在这里。”
  
  对,他们不能死在这里,他们还要回去复命。这群东西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为了那些死去的队友,为了那些被迫变成这种怪物的民众,他们也不能在这里倒下。
  
  那四人迟疑了一下,白起像是察觉了他们所想一样,回头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
  
  “放心,我死不了。”
  
  白起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张狂不羁,好似一步步逼近他们的那些类似于丧尸的怪物,在他眼中不值一提。他带着他独有的意气与桀骜,继续向那群怪物走去。
  
  看到这样的白起,那四人未出口的话语被咽回到肚子里。转身向另一头没有怪物的尽头狂奔。
  
  听到奔跑的脚步声,还有眼前同样快速挪动过来的丧尸,白起忽然充满邪气的笑了一声。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引导这股力量幻化成一道风刃,向面前的丧尸劈去,那风刃带着狂风独有的霸道力量,所经之处,皆都被斩到。
  
  在异能的作用下,丧尸倒下的速度越来越快,比起之前的枪林弹雨,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那风刃打在旁边钢筋水泥的墙上,直接破开了墙面,里面的砖也应声而倒,甚至还有一道硬生生的劈在了柱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混凝土里面包裹着的钢筋断面。可见其威力有多巨大。
  
  白起不停地调用着体内的力量,这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和眼前类似于丧尸的怪物斗争的东西。他不想再看到有队友倒在他的身边而无能为力,更不想看到无辜的民众卷入其中。
  
  直到眼前看不到任何丧尸的身影,白起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第一次动用异能,消耗的体力可想而知。再加上之前激烈的枪战,饶是身体素质极好的白起也有点吃不消。
  
  不过,现在可不是让他倒下的时候。
  
  白起转过身,向之前队友们离开的地方走起,还在耳麦回了一句:市中心任务已完成。
  
  之前离开的四人并未走远,在不远处未关闭的房门里担忧的看着白起。
  
  直到白起以一人之力,横扫了剩余的整个怪物群,他们才放下心来,眼里满是对白起的赞赏。
  
  白起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们,他们急忙迎了出来。
  
  此时在他们眼里,和他们一样浑身沾满血液的白起宛若来自地狱的修罗。
  
  ——————
  
  完全崩了_(:_」∠)_果然不适合写这种东西。
  
  说点碎碎念的题外话,请完全无视。
  
  一开始在看到飞飞的超能力是风场控制的时候,就忍不住把飞飞拉来和家教里面的狱寺、贝尔比较了一番。以及并不是说TY娘不好或是家教不好,只是单纯的觉得都是驭风。颜值什么的暂且不提,感觉飞飞的风场控制比需要借助指环产生死气才能战斗家教众来说,方便快捷很多,所以忍不住私设了一些。

评论
热度(29)
© 透明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